台盟要闻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务活动 > 台盟要闻
合力护好长江水清岸美——台盟中央调研组首次赴重庆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专题调研侧记
[来源:人民政协报 ] [ 浏览点击:1 ] [ 发布时间:2021-11-03 ] 字体:[ ]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生命河,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基础和纽带。然而,在过去几十年里,过度捕捞、挖砂采石、拦河筑坝等人类活动影响,使长江付出了沉重的生态代价。习近平总书记曾痛心地形容:“‘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从长远计,为子孙谋。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成为基于长江经济带战略而提出来急需完成的一项严峻的任务。按照中共中央统一部署,今年起各民主党派中央、无党派人士将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其中,台盟中央对口重庆进行民主监督。9月8日至13日,台盟中央副主席吴国华率领台盟中央调研组首次赴重庆开展摸底调研,以期全面掌握重庆市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情况,查找突出问题,精准谋划、精准施策、精准发力,确保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起好步、开好局、谋好篇。

  努力呵护一江碧水

  在重庆铜锣山和明月山之间的长江中,有一座绿意葱茏的江心岛,空中俯瞰,它就像一只美丽的眼睛,蕴含一江碧水、两岸青山的苍翠,盛满着重庆山水的独特韵味。

  这就是长江上游最大的江心绿岛——广阳岛。

  9月8日,台盟中央调研组踏上了这座生态宝岛。

  金秋时节的广阳岛,江风徐徐,绿植成荫,碧水微澜。游人闲庭信步在岛内,只见水禽群集,或松林蔽日、或桃李争芳、或竹林滴翠、或橘果飘香。

  “这是近两年才有的现象,以前这里搞大开发,把岛上的飞禽走兽都吓跑了。”广阳岛原住民张永刚说,他原来住在岛上,以捕鱼为生。十多年前,这里搞大开发以后,鱼越来越少,无鱼可捕的张永刚离开了广阳岛在外务工。

  资料显示,由于采石取土、道路建设等,广阳岛内部分山体被挖开,造成大量边坡和崖壁裸露;因过度砍伐,岛内原生林严重退化;原有水田和梯田被改造为大田、旱田,农田肌理受损,土质逐渐退化为紫色土、沙壤土和泥沙土。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2017年以来,重庆市果断踩下开发广阳岛的“急刹车”,把生态修复摆在压倒性位置,建设“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

  “祛病疗伤”、生态维育、回归乡野……经过4年多系统修复,广阳岛这颗“生态明珠”再耀长江。

  “广阳岛生态修复工程一期已全部完工,二期主体完工。”重庆广阳岛绿色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永文告诉调研组,目前,共完成植树2万余棵、巴茅10万丛、全岛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300万平方米,植被覆盖率达90%以上,初步建成生动表达“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的“生态大课堂”,让“蓝天白云、繁星闪烁、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绿草如茵、林木葱茏、鸟语花香”的生态美景在广阳岛一一呈现,“长江风景眼”风景正逐步擦亮,“重庆生态岛”生态效应逐步显现。

  其实,风景迷人的广阳岛只是重庆市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加强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结出的硕果之一。

  “十三五”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地处长江上游的重庆,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强化“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在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工作中充分发挥自然资源在生态保护中的源头管控作用,不断完善地方立法,建立保护长江的长效机制,加强生态系统保护修复,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为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提供战略保障。尤其是,随着今年3月1日,长江保护法正式施行,重庆市保护长江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据了解,为保护长江,近年来,重庆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了《重庆市生态保护红线》《关于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意见》《重庆市实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行动计划》《重庆市污染防治攻坚战实施方案》《长江重庆段“两岸青山·千里林带”规划建设实施方案(2020—2030年)》等一系列文件,一批突出环境问题“硬骨头”得到有效解决。

  按照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重庆各地各部门展开了积极行动。

  ——聚焦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难点,重庆市发改委印发实施《重庆市非法码头整治工作方案》《重庆市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整理整治工作方案》,118个非法码头、461个岸线清理整治项目全部完成整改。

  ——2019年至今,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等多部门已累计组织滚动排查污水问题44万余人次,查处违法行为1100余起,全市重点整治污水“三排”突出问题1万余个。

  ——“十三五”以来,重庆市经济信息委严控过剩产能和“两高一资”项目,禁止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5公里范围内新布局工业园区,着力推动绿色制造发展,为企业提出绿色技改方案303项。

  ——市水利局把长江保护法实施与水利行业加强管理相结合,修订完善相关制度,及时启动《重庆市三峡水库消落区管理暂行办法》修订或制定《重庆市三峡水库管理条例》。

  ……

  付出总有回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为优,42个国控断面水质优良比例首次达100%。2021年开始,地表水环境质量监测断面由42个增至74个。1月至8月,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持续保持为Ⅱ类,74个国控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到国家考核要求,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全面消除,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保持100%。

  “重庆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对长江中下游地区生态安全承担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调研组表示,重庆在整个长江流域中具有不可替代的生态功能地位,其生态环境质量的变化,对长江中下游地区都会产生敏感的影响。近年来,重庆把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发挥好水土资源“固定器”、环境污染“过滤器”、江河流量“调蓄器”、生态风险“缓冲器”四大作用,成为横亘在长江中上游交界处的“绿色长城”,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建设初见成效,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建设迈出坚实步伐,进一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使重庆山水“颜值”更高、大地“气质”更佳,人民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不断提升。

  环保形势依然严峻

  东风吹来满眼绿,生态景观美如画。

  这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水域面积65平方公里,流域纵横长寿、垫江、梁平3个区县,203座岛屿星罗棋布,著名的红色小说《红岩》就创作于此——长寿湖。

  作为长江一级支流,长寿湖常年蓄水量10亿立方米,水体的好坏影响着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质量。

  “上世纪末,部分养殖业主片面追求利益,在长寿湖进行投肥养殖和过度捕捞,造成湖水生态系统急剧恶化,湖水常年都是黑色的。”长寿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陈波称,近年来,重庆市委、市政府,长寿区政府以及长寿湖管委会通过实施生态安全调查、规范化水源地建设、生态保护工程、污染源治理、产业结构调整和生态移民以及环境监管能力建设等5大类52个工程项目,水质从原来的劣Ⅴ类提升到现在的稳定达到Ⅲ类,湖区生态环境质量逐步改善,已成为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地方。

  随着长寿湖生态环境质量的提高,长寿湖周边的各个街镇经济发展以及居民生活质量得到了较大提高,迈入了新阶段,长寿湖正收获着丰厚的回报。调研组表示,从忽视环保追求产量,到重视环保得到经济效益,长寿湖水质环境的可喜变化,充分体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虽然通过十几年整治,长寿湖的环境保护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但是仍然存在不少挑战。

  调研组指出,在长寿湖仍存在一些污染源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如湖周边农业生产带来的面源污染;沿湖流域污水处理管网中二三级管网不足、主管网破损后维修不及时,并且垃圾收运系统的运行也不理想,群众生活垃圾分类的执行率较低、生活垃圾混投现象严重。

  对于长江重庆段而言,还有一个难解之结——消落带治理。

  长江三峡工程建成投入运行后,三峡库区在长江干流及支流形成最大水位涨落幅度达 30m,长度近2000km的永久性水位季节消落带。在消落带,耐旱植物会在蓄水期被淹死,耐淹植物会在枯水期干死。没有植物,水土会随着江水而去,污染水体。因此,消落带治理被称为世界级难题。据了解,仅长江涪陵段就存在着约5.2万亩的消落带,涉及13个乡镇街道。

  在调研中,调研组看到,尽管消落带局部环境得到改善,但消落带生境状况、植被覆盖、土壤固持及库岸稳定性、用地格局、周边环境及管理等指标评价结果均较低,生态系统极度脆弱,整体上依然呈退化趋势。同时,在一些支流河岸平缓区域,两岸岩石开始裸露出来,岸边土层较薄,出现石漠化现象。

  消落带是库区生态环境的最后一道屏障,加强消落带管理保护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中具有重要意义。调研组表示,目前,消落带植物种类主要以草本植物为主,且人工修复的消落带区域物种种类不够丰富,植物群落结构稳定性不强,生态服务功能发挥有限。在消落带植被恢复较好区域,物种结构也不合理,草本植物中一年生的达到95种、入侵物种42种。另外,部分消落带存在有耕种情况,农民在消落带耕作中施用农药、化肥,加上产生秸秆等农业废弃物,成为长江水质的污染隐患。

  此外,调研组还发现,眼下,长江沿线非法捕鱼乱象得到明显遏制,但仍存在部分人员打着休闲垂钓的幌子,从事盈利性垂钓,以及泥鳅钓的情况。

  “渔业法及其实施条例,对休闲垂钓缺乏具体规定,导致基层执法人员无法可依,不知如何管理。”重庆市万州区生态环境局局长谭江峰表示,由于缺乏法规依据,执法人员只能按照上级部门的文件进行劝阻,但若劝阻不起作用,则缺乏采取进一步有效措施的手段。

  无序垂钓行为成为破坏水生生物资源的重要因素,影响了禁捕后的禁渔管理秩序和水域生态保护恢复效果。调研组表示,需要进一步完善长江流域垂钓管理制度,建立健全垂钓管理机制。

  同时,调研组也指出,部分涉及长江保护的法规、制度出台时间过早,未能与时俱进地进行修订或完善,导致法规、制度“打架”“留白”,基层执法者在具体执法中,存在无法可依、有法难依的困境,“消极执法”“灰色执法”“钻法规空子”等时有发生,使得一些破坏长江生态的违法行为无法及时遏制,亟须尽快对涉长江相关法规、文件进行梳理、清理,并对相关重要法规尽快进行修订。

  构建监督闭环运行机制

  从南岸区广阳岛到长寿区长寿湖,从涪陵区黄旗码头到万州区龙宝河……

  短短一周,调研组深入重庆市渝中区、南岸区、涪陵区、长寿区、万州区一线开展调研,努力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总结好的经验做法、发现存在的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意见建议,助力重庆市、国家加强和改进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

  “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是中共中央赋予民主党派的重大政治使命。”吴国华表示,台盟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要坚持问题导向,聚焦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难点问题,将发现问题与共同研究对策、提出整改办法相统一,把监督过程变成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推动政策落实的过程。

  守护一江碧水,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是中华儿女义不容辞的共同责任。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和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指示精神,履行好中共中央赋予台盟中央对口重庆市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的重大政治使命,台盟中央建立组织协调机制,成立以全国政协副主席、台盟中央主席苏辉为组长的领导小组,确立以“瞄准长江生态环保焦点,组建多级监督力量体系,构建监督闭环运行机制,推进全流域网格化监督”为工作思路,以“助力重庆市加强和改进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为工作目标,精心谋划、精准推进。

  同时,建立信息沟通机制、监督力量参与机制、反馈整改机制、监督闭环运行机制,逐步完善台盟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力量体系,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的始端到末端,建立全过程管理机制体系,确保实现效能监督。

  此外,还按主体力量、基本力量、重要力量三个层级,组建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力量体系,实施专业化监督。特别是,由牵头负责监督任务的台盟地方组织选好工作骨干作为联络员,并广泛联系、推荐高水准专家,强化台盟中央民主监督智库建设。

  台盟中央社会服务部副部长陈勇表示,目前,社会服务部以及北京、上海、重庆等台盟地方组织,已经分别组建了合作专家团队。现有专家智库包括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中国水科院水生态环境研究所、上海长三角科技交流合作促进中心、重庆两岸所、重庆社科院、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科研机构相关专家。

  “台盟现阶段的监督重点聚焦水生态方向,具体细化为工业园区污染管控、突发环境风险防控和应急处置情况、长江岸线保护修复现状与对策、农村面源污染情况四项课题。”吴国华表示,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系统性强、涉及领域广,专项民主监督工作时间跨度长、工作量大,台盟力量有限,必须聚焦重点,有的放矢。中共中央统战部在《关于支持各民主党派中央、无党派人士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工作的实施方案》中明确了监督方向为8个方面内容,由于专项民主监督工作的时间跨度、合作专家研究方向以及一些台盟地方组织前期工作基础,台盟监督工作重点聚焦在水环境、水生态、水资源、环境风险四个方面。

  由于对口重庆市开展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是台盟首次对流域性问题开展的专项民主监督,为帮助盟员全面深入了解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情况,提高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认知,提升民主监督能力,7月-10月,台盟中央连续举办了3期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讲座,邀请国家有关部委、专家学者进行专题辅导,为扎实做好民主监督工作打下坚实的理论和法律基础。

  陈勇表示,台盟中央还将联合中共重庆市委统战部,举办“筑梦乡村”生态发展专题培训班,组织重庆段长江流域的区县生态环境领域行政管理人员培训,助力重庆贯彻落实好中共中央长江生态保护治理决策,并深化台盟和重庆的联系,加强专项民主监督工作基础。

  推进长江生态环境大保护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既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在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的道路上,台盟将持续贡献智慧与力量。(文/孙金诚,刊载于人民政协报2021年10月27日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