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联络服务 >
台青复工记 魔都有个“鲁班学堂”
[来源:海峡之声 ] [ 浏览点击:1 ] [ 发布时间:2020-06-28 ] 字体:[ ]

黄上智指导吴奇隆做木马(黄上智供图)

    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上海6月24日(记者 张笛)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 木艺制品曾丰富着人们的生活,大到亭台楼阁,小到桌椅箱笼,木工技术传承的不仅是技艺,也是文化。近来,位于上海闵行的“木忘初心”鲁班学堂因为一档综艺节目备受网友关注。来自台湾的木工艺术师黄上智因为这名特殊的学员--吴奇隆的到来被更多人熟知。

木忘初心”鲁班学堂外景(张笛摄)

木艺之缘

   “我从小就喜欢动手做东西,比如伸缩书架,笔筒,小汽车。“坐在鲁班学堂长长的条木桌前,黄上智聊起了他与木工艺术的缘分。“中国的木工艺术,从古代开始一直没有断掉。我从台湾到日本,再到大陆,希望把木工艺术从文化层面来挖掘,再用更简单的方式传授给别人。”

    自古以来,中国的木工技艺通过师徒传承,并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其中,日本自唐朝以来开始学习、传承、发展木工技术。黄上智在台湾台东公东高工家具木工科毕业后,便到了日本专攻家具设计。忆及初到日本时的情况,他笑着说:“很多老师都说:’你从中国来的,木作手艺应该很好。’当然,我没有输给日本的同学。”

    在日本,木工技艺有了学科化的发展,从建筑木工到细木工,分门别类,体系完整。黄上智因此受益良多。他不仅参与了日本的技能大赛,认识到更多优秀的木工,毕业后还进入了日本知名的装饰公司。“那家公司是给博物馆、艺术馆、体育馆等大型场馆做室内装修。后来,北京准备筹办奥运会,很多场馆需要装修,我就被公司派过来。”

    2005年,黄上智虽第一次踏上大陆的土地,却倍感亲切。“当时,北京三环外面都是荒野。北京的朋友就带着我到处看。他告诉我,你不要看现在这边是这样,过几年这里会很繁华,超乎你的想象。”

    黄上智看着机器轰鸣的建设工地,仿佛看到一艘巨轮,鸣着汽笛,乘风破浪前行。“我当时就觉得,大陆是一个具有发展潜能的地方。15年过去,现在的北京真的就是我们当时畅想的那样。所以我很喜欢这里,充满活力。”

<ignore_js_op>

<ignore_js_op>

黄上智(右三)在日本任职时期照片(黄上智供图)

传承之责

    从2005年开始,黄上智参与了水立方、世博馆之日本馆等多个大型场馆的室内装修工作。从北京到上海,他不仅见证和参与了大陆蓬勃的发展过程,也因此收获了爱情。“我和太太是在工作中认识,我们在上海结婚生子。”

    正所谓先成家后立业,安定下来的黄上智对自己未来的事业有了新的规划。“当时我看到很多工人,他们连基本的木工常识都不懂,我就想在周末给他们做培训。可是,工人们不愿意占用休息时间来上课。”黄上智无奈地说道。

    随着现代工艺的发展,越来越多机器代替人工,越来越多新材料代替木料。黄上智脑海中反复思考一个问题:这么快的步调之下,我们传统的木工工艺还能传下去吗?这个念头在脑海一出现,他便有了紧迫感。他害怕传承了几千年的木工艺术就此消亡,他害怕未来的少年们没有机会“班门弄斧”。于是,他在上海闵行的麦可将文创园成立了“木忘初心”鲁班学堂。

    2016年底,鲁班学堂开始招收第一批学员。“我们当时不知道学员从哪里来,只是通过公众号发了招生信息。没想到,短短2个月就招满了。”

    在这里,木工教学分为初、中、高级3个阶段。黄上智说,学员在初级班主要学习手工工具的使用和榫卯结构等技巧,在中级班学习使用机器,在高级班学习绘制、设计家具。“我们每一期课程,都会让学员完成一件作品。他们可以给孩子做凳子、给爱人做化妆台、给家人做餐桌等,找到很多乐趣。” 

<ignore_js_op>

黄上智指导学员认识木头纹理(黄上智供图)

    鲁班学堂开班三年多来,累计招收学员1000多人次。年龄从七岁到七十岁不等,涵盖了在校学生、退休人士、业内工人、企业家等不同群体。黄上智说,为了学习木工艺术,许多学员从杭州、常州、南京等临近城市特地赶来,成为真正的“铁粉”。“有一个学员,今年70多岁了,是大企业的董事长,他已经参加了很多期专业班。他把自己做的桌椅放在办公室,只要有客人来,他就说:‘看,这是我自己做的,你要不要学?‘ 他给我们介绍了好几个学员。”

 谈及学员时,黄上智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于他而言,传承木工技艺是责任所在,丰富他人生活便是意外收获。而今,6名学员效仿黄上智,在杭州、无锡等地开办了木工工坊。黄上智感慨地说,这样丰硕的成果已经超出他的想象。“在上海,大家的思维更活络,会衍生出更多可能性。 ”

黄上智受邀培训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的中国选手(黄上智供图)

    除了在民间传授木工技艺外,黄上智也受邀到专业木工基地进行教学。作为33届世界技能大赛木工项目精细木工组的冠军,黄上智在技术训练和参赛规则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大陆在44届开始才有选手参加比赛,他们邀请我到邢台、广州这些训练基地教学生。”

    与此同时,黄上智也期待着,木工艺术可以走进中小学生的课堂。“我们也希望能够对接更多公立学校、少年宫等机构,把我们的木工艺术理念传递下一代,传承木艺文化。”

黄上智与作品“两岸一梦”(胥昆德摄

两岸一梦

    木工技艺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也要有设计的巧思。黄上智在教学之外,也会用自己的巧思设计作品。他创作的木艺作品“两岸一梦”,将两块木板用中国最传统的工艺“榫卯结构”无缝地拼接在一起,寓意两岸就像一艘心连心的船,向着同一个方向驶去。这件作品也获得了上海市闵行区七宝文创大赛第一名。此外,黄上智的作品《木质自行车》《摇椅飞机》在“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中展出,后者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不过,这些大件的作品想要从展览馆走进寻常百姓家并不容易。黄上智一直思考将木工艺术与文创设计相结合。2020年,因为疫情的影响,鲁班学堂线下课一度无法正常开展。黄上智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开展他一直未完成的计划:设计制作木质伴手礼。“这是小型音乐盒,上面的造型就像立体拼图,小朋友可以自己动手完成。”

    文创,来源于文化、历史和艺术。期待着鲁班学堂走出更多大国工匠,也期待着,木忘初心的文创产品飞入更多寻常百姓家。

“木忘初心”设计的木质音乐盒(张笛摄)